奈德麗性感現身!專訪電競與COS雙棲正妹「森野葉子」

圖、文/ESR電競王

森野葉子,幾乎可以說是英雄聯盟中角色奈德麗的 Cosplay 經典代表,一襲野性的裝扮在展出之時造成了不小轟動。現在除了本身的 Cosplay 活動之外,葉子同時還是英雄聯盟電競職業隊伍 HKES 的一員,也參與過微電影與不少宣傳活動的演出。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位奈德麗化身在現實中的故事吧。

註:以下訪談對象為森野葉子以及森野葉子經紀人(森野葉子的表姐)。

編:哈囉,可以自我介紹一下嗎?

葉子:我叫森野葉子,認識我的人都直接叫我葉子,我姓葉,本名跟子有點諧音,所以就叫葉子了。加入香港電競公司大概一年,遊戲資歷大概有十五年,今年二十五歲。

編:遊戲資歷十五年,妳很小就開始接觸遊戲了耶。

葉子:對,我從小學四五年級玩到現在,第一款線上遊戲是龍族,後來還有天堂、單機遊戲也有玩,大概在 Windows Dos 時期就開始玩,因為我爸爸是電腦工程師,所以我接觸電腦比較早。不過電視遊樂器比較少玩,玩得太明目張膽媽媽會罵…哈哈~

編:媽媽不喜歡妳玩遊戲嗎?

葉子:我媽還蠻反對我爸把我們拉進遊戲這塊的,不過現在遊戲有結合上工作就比較沒說什麽,不過現在多了個興趣是 Cosplay,媽媽可以看到像是做道具啊、化妝之類的技術也比較放心。

編:大家對你印象最深刻的應該就是 Cos 奈德麗吧,我記得妳大學是念設計的,妳 Cosplay 道具都自己做嗎?

葉子:不一定耶,現在比較需要符合商業需求,有些我自己做怕搞砸,因為我的能力還沒到那個 Level。做道具是很有滿足感,但還是要給廠商一個交待,要敬業,只能說興趣變成工作後多少還是有一些變質,沒辦法像原本那麼輕鬆的做啦。

▲葉子覺得當興趣變成工作後多少會有些變質,但即使如此她還是會認真去習慣,把敬業的態度做出來(圖/ESR電競王提供)

 

編:可以請問一下妳跟森野夜行有關係嗎?

葉子:森野夜行好像是因為他很喜歡我 Cos 奈德麗的造型,所以把 ID 改成森野夜行,他原本的 ID 是 nii,印象中他帳號很多也很喜歡改 ID。

表姐:那個時候森野夜行這名字還沒有很紅,不過他有在開實況。改 ID 後因為他做了…嗯…那件事情後突然成名,所以很多人以為他的森野比我們早取。

葉子:對阿,不過我之前不認識他,是去年在電玩展有活動他跑來跟我說「妳的奈德麗我很喜歡,我們可以合照嗎?」聊過後才知道「喔~你就是森野夜行」。

編:可以合照但是不能握手這樣?

葉子:哈哈,只有合照喔。

▲與知名主播展元的合影:葉子除了展覽活動之外,也時常擔任麥卡貝網路電視台的主持人或來賓(圖/ESR電競王提供)

編:聽說森野葉子並不是妳的 ID

葉子:嗯,森野葉子其實是我哥的 ID,不只英雄聯盟阿,一些遊戲像是他現在在玩的魔物獵人,他會先上去把森野葉子取走。我之前要進去玩核心爭霸發現名字被用走,轉頭問我哥「你 ID 取什麽?」他就說「喔,森野葉子阿。」

編:可是這不是本來就是他的 ID 嗎?那森野是?

葉子:對啦…可是我們都姓葉,名字也都是子的諧音,森野是在玩魔獸世界的時候想冠個姓氏創的,那時候很迷動漫,就取了個像日本的名字,我叫森野小草,因為葉子被他取走了,我想說取個綠綠的也好。

編:所以你們就是一路在爭奪森野葉子這個名稱這樣…

葉子:對!因為每個遊戲他都會先碰,我都搶不贏他,我就想說「好…我玩 Cosplay 你總不會比我先了吧!!!」

編:妳就不要在動漫展看到妳哥穿著貓耳女僕裝…

葉子:不要阿!!!

▲葉子表示 Cosplay 是她少數搶的到「森野葉子」這個名稱的地方
(圖/ESR電競王提供)

 

編:妳們小時候是不是常搶玩具阿?

表姐:我跟你說他們兄妹兩人感情超好,好到會讓人嫉妒的那種。從小到大沒吵過一次架,走在路上會被認為是情侶,就…一個是兄控、一個是妹控,他們互控!

編:好像聽到什麽很驚人的東西…

葉子:嗯,我知道兄妹感情這麼好在一般家庭是蠻少見的啦。我跟我哥感情真的很好,我記得有次我哥在玩 Minecraft(我的世界/當個創世神)極限模式,就是那種只有一條命的模式。他已經玩很久很久到很後期了,家裡也都弄得漂漂亮亮。那時候他說他要出門一下,我就問說「我可以幫你收成小麥嗎 >_<?」他說「收成小麥應該沒有危險,妳不要出去外面,外面有苦力怕」,結果我挖一挖小麥就莫名其妙往下掉,跑到一個破圖的地方死掉了…

編:所以就全部都沒有了…

葉子:對,那時候我慌到哭出來,哥哥已經玩很久~很久~到很後面了,我看著死亡畫面第一個念頭就是打給我哥自首!我哥聽我說完以後,只有慢慢嘆一口氣說「果然還是發生這種事了嗎…沒關係啦,再玩就有了。」

我從小會接觸遊戲跟動漫都是被哥哥帶著玩的,什麼都一起玩。所以從小都不會玩那種很女性化的東西,都在跟他組裝四驅車。

編:人家在玩洋娃娃妳在捲馬達就對了。

葉子:對!還有組裝跑道。很多人對我的印象就是安靜美麗的 Show girl。但其實我超級愛玩,例如上次暴雪應用展我的工作是 Cos 泰蘭妲,當時正忙著跟觀眾合照,可是我超~想去旁邊的暴雪英霸區試玩的。

▲葉子與哥哥的不露臉合照 (註:左為妹控,右為兄控)(圖/ESR電競王提供)

編:妳是一直做著 Cosplay 的工作之後就被找去 HKES 了嗎?

葉子:會進入 HKES 主要是因為她(表姐)的關係,她覺得 Cosplay 跟 Show girl、藝人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台灣卻沒什麽人在經營這塊,她就說要當我的經紀人幫我找機會。

剛好 HKES 也在徵微電影的女主角,她就幫我丟履歷過去,我想是因為之前 Cos 奈德麗有一點點知名度的關係吧,履歷就通過了。後來大概有 3~5 個台灣女生跟我一起飛到香港試鏡,現場還有 20 幾個香港女生,在面試會場還蠻可怕的,就是一直拿劇本背完上去演,然後不停重複這樣篩掉人。

編:知道他們最後為什麽選妳嗎?

葉子:一來是因為我有接觸電競吧,那時候我積分大概 1600 多,大概現在的金牌。她們大部分的人都沒有在玩遊戲,就是演員來應徵一個角色這樣,不過她們都很會演。啊!那時候也很好笑,我拿到的劇本上面全是粵語。

編:那妳怎麼讀劇本啊?

葉子:就請工作人員幫我翻譯啊,不過工作人員的國語也不太好。

編:所以妳上去演了十分鐘的內心戲這樣…?

葉子:沒有啦!就大概看個意思,然後不照上面的台詞唸了。挑到最後只剩下我跟另一個女生,導演就把我留下來跟我說,「葉子,我非常賞識妳,我有個課題要給妳,妳現在一分鐘內能不能哭出來?」

那是我第一次演哭戲,試了一分多鐘我跟導演說我沒有辦法,導演就再跟我說「妳再想想看、再想想看,有沒有什麽難過的事情?」我就想說,好吧!我想個難過的事情,我就開始想像我通過了這次香港的面試,很開心的要回家跟我爸媽報喜訊,然後回程的路途上飛機突然出意外墜毀了…

編:好複雜啊啊啊!

葉子:對啊,我就想到飛機墜毀了,爸媽看不到我很難過之後怎樣,想到這邊後大概十秒鐘我就哭出來了,哭到停不下來,老闆還拿面紙給我跟我說「葉子,可以了、妳可以了。」

編:妳的小劇場已經不是小劇場了,根本是小巨蛋等級啊。

表姐:可能是因為他們只有給應試者的機票,所以我沒有跟她去,她一個人很不安,也還好我沒有跟她去,不然她可能就哭不出來了。

葉子:也有可能,不過過了的當下心情其實很複雜,一邊開心一邊開始懷疑「我真的要開始演戲了嗎?」

▲葉子在演出 HKES 微電影 - 夢想人生 Dream Life 時躲在樓梯間醞釀哭戲情緒
(圖/ESR電競王提供)

 

編:妳不懂粵語,拍電影時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葉子:還有導演會講中文不過講得不太好,有一幕是靠在窗邊,他說「好,葉子妳現在給我一個很肉慾的感覺」,我問「肉慾?」他就說「對!肉慾。」

編:是演 Toyz 幻想那一段嗎?

葉子:不是,是後半段 Toyz 去比賽,我不能看的那段。因為先跟 Toyz 在天橋上吵架,就是「我根本不知道什麽是電子競技!」那段,吵完以後我沒去看比賽,在家裡很「憂鬱」,不是肉慾。

編:所以妳以為導演要妳演跟 Toyz 吵完架以後,一個人在家很肉慾這樣…

葉子:對哈哈哈,所以怪怪的。

 



▲由葉子擔任女主角的 HKES 微電影,夢想人生 Dream Life(影片/Youtube)

 

編:來聊聊 HKES 吧,妳在團隊裡的定位是什麽呢?我記得妳以前自我介紹的時候已經表明自己是個吉祥物了,真的是這樣嗎?

葉子:我就是個吉祥物沒錯,打電競我一定比不上他們,就算是丁特好了我一定也遠遠比不上他。

編:就算是丁特…這…?

葉子:哈,因為有一陣子公司隊伍輸了以後都是丁特在坦。其實丁特練習的時候真的真的很認真,因為 Toyz 跟史丹利兩個人個人風格太強烈了,這一直以來都是我們隊伍的優點也是缺點啦,不過自從韓國教練加入以後我有發現團隊的部份更好了。

還有 Olleh 加入以後改善也很明顯,他是一個可以幫助全隊每一線的 Support。丁特就一直背著一個戰犯的包袱,比賽一輸掉就先開始找丁特有沒有問題,找到一個問題就不找了,所以丁特當戰犯的機會總是比較多,不過他真的非常非常認真,而且沒有大家想的這麼糟啦。

▲葉子與背著包袱的丁特合影(圖/ESR電競王提供)

編:那妳跟選手們的相處狀況呢?

葉子:我其實只是掛個名而已,不過公司有些活動或是拍影片我就會過去,畢竟宿舍都是男生不太方便。而且只要有女生在場他們講話就會比較不一樣,有點僵。

編:妳跟他們(HKES 選手)熟嗎?

葉子:我跟丹利…丹利知道以前我就是他的粉絲,所以他比較知道我。對了還有丁特也蠻好聊,最好聊得就是他們兩個,真的要講的話 Olleh 也很好聊,不過因為語言上有點溝通障礙所以還是有點難。

偷偷跟大家爆個料好了,就是 Olleh 剛加入隊伍大概一個禮拜的時候,我有去電競館看他們比賽,就第一次見面互相認識一下。他回去就敲我 FB 用英文跟我說「我好高興認識妳喔~終於有人可以跟我聊天,我在台灣好孤單、好無助、好可憐、好無聊」,我就用破破的英文問他「怎麼了?跟其他人處不來嗎?不是還有韓國教練?」他就告訴我他們都是工作夥伴,英文好的只有 Toyz 跟史丹利,可是也不知道跟他們聊什麽…

編:剛到台灣不適應啊。

葉子:對,他跟我說他現在好想要朋友,可是我英文又不好,他就說「沒關係!我現在很努力在學中文,等我中文學好我就可以跟大家變朋友了!」

不過我看現在他跟大家都相處都蠻好的,應該已經很融入了。雖然剛開始找韓國選手的時候有引起過觀眾反彈,好像一個隊伍一定要有韓國人,不過 Olleh 真的是一個很難讓人討厭他的類型,就覺得 Olleh 這孩子很不容易。

▲私底下的葉子是個好相處的活潑女生,搞怪功力不輸人(圖/ESR電競王提供)

編:那跟隊伍的其他人呢?

葉子:應該說會主動找我聊天的比較少,因為大部分時候我去 Gaming house 的時候他們都很專注在練習上面,我也不好意思打擾。而且我年紀比他們都大,我是裡面的姊姊~

表姐:其實他們好像有點不敢跟葉子講話,怕被說虧妹啊哈哈。

編:風氣這麼保守啊,我還以為所有人都會想找妳聊天耶。妳會常常需要飛到香港嗎?

葉子:目前不用,因為隊伍、比賽幾乎都在台灣了,這樣對我來說也是比較方便啦。

表姐:還有香港人對電競好像不太熱衷,就他們說的打機,打機在他們那邊蠻負面的樣子,不是很容易推起來。

編:妳加入電競產業也有一段時間了,可以請問妳對電競產業的看法嗎?

葉子:這是一個比較嚴肅的問題,電競…電競這個產業要走到世界舞台除了大量的人力、資金之外,社會的投資跟正視也很重要。沒有政府的支持,社會的觀感就不會改變,直到現在台灣還是有很多人對電競有不好的觀感、或是不了解電競在做什麼,我也想努力讓大家體會到電競帶來的熱血啊~

編:對於自己未來發展的方向妳有什麽想法嗎?

葉子:我是蠻想朝戲劇發展的,Cosplay 就是要去認真的投入、扮演一個角色,兩個其實很相像。還有我希望能讓台灣廠商更重視 Cosplay 的玩家,他們跟 Showgirl 其實有很大的區別,各自有各自的專業,但台灣廠商常常把兩個混在一起。我一直希望能藉由我的經驗,給 Cosplay 的朋友一個更明確的發展方向,讓在玩 Cosplay 的人能以興趣為職業養活自己。

▲對於台灣 Cosplay 的狀況感到憂心,但葉子希望能多少藉自己的經驗幫助到其他有同樣愛好的朋友(圖/ESR電競王提供)

後記

森野葉子,第一個照面就將我想像中的冷豔形象敲個粉碎。

也許是成名的奈德麗印象太深,讓我事前不論看她哪張照片都好像帶著一股透人的野性,但是我眼前這個頭髮亂糟糟、眼睛轉來轉去的小妹妹是誰啊…?低頭喝著飲料,偷偷抬頭打量四周環境,野性的美洲獅變成小白兔,之中的落差真讓我有點難以適應。但聊開了,葉子其實是個親切又好相處的人,講到趣事時手舞足蹈的樣子真的讓人沒什麼距離感。

一直到訪談結束,葉子大方的讓我拍幾張紀錄照片,當鏡頭對準的那瞬間,第一次感覺到氣勢從無到有的轉換。我沒能拍下那瞬間,但從小白兔變成美洲獅的氣場落差更甚前者,也直到此刻,我才對葉子訪談中所說 Cosplay 的「專業」,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

森野葉子在受訪時自然流露出鄰家女孩氣息與 Cosplay 時氣勢有著不小的反差
(圖/ESR電競王提供)

森野葉子 2 歲時的照片,右為森野葉子的外公、左後為妹控(註:哥哥)
(圖/ESR電競王提供)

關鍵字:專訪電競Cosplay森野葉子Toyz奈德麗COS正妹cosplay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