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森友會》微笑模擬悲慘人生 教懂魯蛇「補償消費」

文/香港01

近日一款模擬生活遊戲在網絡爆紅,風靡男女老幼。遊戲的動物可愛、節奏輕鬆,玩家在遊戲裏面跟足現實世界時間,可以在無人島上自由開荒,也能與三五知己結伴同遊。藍天白雲、青草瀑布,看似是所有玩家的夢想烏托邦,不過玩深一層,便「細思極恐」。

按揭、供樓、還錢

在早前登上Switch平台的《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主角乘搭飛機到達無人島後展開新生活,早在初期便已背上房債。主角為求賺錢,隨之踏上無止境的砍樹、釣魚的勞動生活,等賺到錢後再來還債。到有天玩家若嫌房屋太小,唯一出路也是向資本家(狸吉)借貸,換大屋,繼續工作,再還錢。

稍為對比,不難發現香港人已經「活在其中」。香港樓價在機構Demographia的調查中連續十年稱霸,「樓價最難負擔城市」地位仍無人能動搖。本港樓價中位數704萬港元,家庭入息中位數33.7萬元,如果供樓當遊戲,全家維持「光合作用」之下,可以玩足20.8年。政府如不大規模增建公屋、收回土地,依目前的公屋數目計算,港人平均輪候時間為5.4年,縱然「棄game」也難逃房屋問題的魔爪。

一生都在忙

這款遊戲的時間依足真實世界,早上打開遊戲,遊戲內也是早上。玩家每日「賣出」十小時,在島上砍木、釣魚、執垃圾,然後換來十小時的資源。到有天玩家工作到想旅行休息,還要向資本家買「機票」,再申請放假外出。

已故法國哲學家Andre Gorz沒有玩過這遊戲,但曾提出「補償消費」之概念,後為人文地理學者David Harvey用來形容都市人放假去旅行,補償勞碌打工之辛苦,但其實仍然逃不開消費。談到打工之勞碌,香港工時可謂冠絕全球。根據政府統計處2018年公布的數據,本港全職僱員每周工時中位數為45小時,31.8萬人工作多於60小時,6.42萬人每周工作72小時。就算按六天工作計算,後者也意味每天做足12小時。本港標準工時討論多年,2013年勞、資、官三方組成過一次標準工時委員會,不過資方態度強硬否定標準工時,政府對商家意願又半推半就。標準工時的立法,最後不了了之,後來換成的合約工時,僱員加班被解釋成僱傭雙方「你情我願」,打工仔肉隨砧板。

努力工作 老闆富有

走入遊戲面對着「資本主義」,玩家縱然明知道是被剝削的,但遊戲機制使然,最後也是被剝削着的活了過來。遊戲內資本家收集玩家資源,取用玩家時間,另一方面玩家甚至要向資本家進貢物資,來換取生產工具。玩家愈努力工作,資本家也愈變富有。

將目光放回香港,如果問題出在「遊戲制度」本身,須調整便應是遊戲機制,而非隔三五七天送給市民幾個優惠,閒來派出幾次現金。從根本扭轉社會的貧窮問題,取決於社會有無辦法二次分配財富,透過政府積極介入房屋問題、勞工權益,消滅結構性的貧窮,在香港這「荒島」安居樂業。

這款遊戲的房債總有一日還清,想得到的成就總有一日解鎖,相比之下,現實或許來得更殘酷。在生活中以玩遊戲來消磨時間,感受一丁點的美妙,是香港人「不幸中之大幸」,還是另一種的「補償消費」?

【本文獲《香港01》授權轉載。】

關鍵字:動物森友會香港01資本主義魯蛇補償消費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