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社群特性增加黏著度 漫畫家以「自媒體」殺出生路

謝東霖認為,如果要以漫畫家為職業,一定要找到屬於自己的獲利模式。

網路不僅帶動數位漫畫平台興起,也有漫畫家以「自媒體」殺出血路。相較傳統漫畫家以稿費、版稅為收入大宗,台灣漫畫家謝東霖和黃色書刊善用網路社群特性,以一天一篇、輕薄短小的四格漫畫增加讀者黏著度,累積人氣後發展出獨樹一格的獲利模式。

圖、文/鏡週刊

 

謝東霖的父親是藝術家、母親是會計師,由於雙親的金錢觀天差地遠,成為離婚的導火線,「爸爸影響我的創作熱情,媽媽影響我追求經濟穩定,融合成微妙的平衡。」也使他想當「可以生存的漫畫家」。

謝東霖的《我在詐騙公司上班》是以詐騙為題材的超展開職場漫畫,單行本一推出便連續2週占據網路書店漫畫榜前5名。(鏡文學提供)

戲劇系畢業的謝東霖如今除了開設編劇課程,也用Podcast教授「漫畫家生存課」,分享如何以畫漫畫存活;他還是目前唯一跨足台灣兩大故事平台「鏡文學」「LINE WEBTOON」的作品簽約漫畫家。

謝東霖國小時接觸《哆啦A夢》,成為漫畫啟蒙。擅長喜劇的他2014年以惡搞《西遊記》的漫畫《西遊面紙》嶄露頭角;2017年以描繪設計師心聲的《失控的設計師》在社群爆紅。

相較《失控的設計師》沒有連貫情節、單篇漫畫的形式,2018、 2019年他分別在臉書粉專以一天一篇四格漫畫,長期連載《我在詐騙公司上班》《殺手的戀愛相談》,獲得在鏡文學的連載機會,2部作品皆登上點閱冠軍。前者發行單行本後更打敗不少日本漫畫,連2週占據網路書店漫畫榜前5名,證明台灣漫畫具市場性。

以諷刺漫畫見長的黃色書刊,2016年在臉書粉專發表漫畫《勇者系列》,在勇者、魔族與村民的人物設定中發展出宏偉的世界觀,同樣以一天一篇四格漫畫連載。由於內容富含討論度,粉絲黏著度高,至今歷久不衰;後來也發行單行本,並發展周邊商品。

黃色書刊的創作富含討論度,《勇者系列》除了發行單行本,也發展出各式周邊商品。

黃色書刊表示,相較傳統漫畫,四格漫畫分鏡單純,只要有「故事」跟「對話」就可以快速創作。他指出,四格漫畫的精髓是「起、承、轉、合」,雖然每天僅一篇,但長期下來是劇情連貫的故事,「單篇的四格漫畫最後一格雖然結束了,但要再給人一點懸念,讀者才會想看下一話。」

對於在社群一天更新一篇四格漫畫的好處,謝東霖解釋,一是增加粉專觸及率,二是與讀者產生默契、形成制約。他鎖定上班族,固定每天中午更新,「久了會習慣每天有一篇漫畫可以在中午時看一下、笑一下。」長期下來,讀者也會對角色產生情感,加上內容輕薄好吸收,適合忙碌的上班族閱讀。

黃色書刊的《勇者系列》已連載4年,他在勇者、魔族和村民的人物設定中顛覆角色刻板印象,藉以反諷社會、暗喻人性而獲讀者青睞。(黃色書刊提供)

謝東霖也認為,四格漫畫要在最後給讀者想繼續往下看的「爆點」或「哏」,「前兩格符合劇情要走的方向,後兩格打破預設,按這邏輯就可建立一個連貫、但每篇又能獨立的四格漫畫。」

作品在粉專累積人氣後,除了網路平台找上門,還有發行實體書的機會。以謝東霖為例,在粉專發表《我在詐騙公司上班》後,獲得在鏡文學的連載機會,不僅拿到稿費,實體書出版後還能獲得版稅。

謝東霖以成績證明,就算作品在網路上讓人免費看,實體漫畫仍能成為暢銷書。

「讀者熟悉它就有可能消費。」這也是謝東霖在網路上免費連載的原因。他以「預告片理論」解釋:「國外有研究報告指出,電影預告片透露的內容愈多,票房愈好。」他強調,現代人的消費習慣是,「知道這真的是我喜歡的,才會去買。」謝東霖以成績證明,就算作品在網路上讓人免費看,實體漫畫仍能成為暢銷書,「買書的應是同一群讀者,但我為書創造不同價值。例如實體書有限定內容,就可刺激讀者購買。」

謝東霖同時在募資平台進行長期的小額募資,比起不少創作者藉回饋品吸引目光,他認為製作回饋品耗費心力,希望專心於創作上,便推廣「街頭藝人」的理念:「我在網路免費分享我的漫畫,如果作品打動你,你可以花錢鼓勵我,但不付錢一樣能看漫畫。」

除了漫畫創作,謝東霖也開設編劇課。去年10月LINE  WEBTOON舉行網路漫畫作家培訓營,邀請他擔任講師。(LINE WEBTOON提供)

目前謝東霖主要收入來源除了網路平台連載的稿費,另有每月固定約240名資助者、共新台幣4萬多元的小額贊助;雖然不便透露月收入,但已達到一般公司主管級的薪水。

黃色書刊的《勇者系列》在粉專走紅後,也開始進行群眾募資。由於他熱愛模型,以公仔為回饋品,在死忠粉絲支持下,曾創下1個月22萬元的募資金額。但因為公仔製作流程繁瑣、投入成本高,在進行3年、推出12隻角色公仔後,目前改為單純的小額募款,如今1個月也能獲得約5萬元的收入。

目前每月約有600人贊助黃色書刊創作,讓他可額外獲得5萬元的月收入。(翻攝自嘖嘖zeczec官網)

黃色書刊認為,網路募資雖是數位時代獲取收入的工具,但作品若還沒成形就急於募資,恐怕不易受青睞,「作品紅了再做集資較能快速達到門檻,讀者也能想像成品樣貌。」黃色書刊也建議,新手若要做回饋品,可以選擇相對單純的紙本商品或線上限定內容,才有更多心力投注在自己的創作。

對於如何獲取商業合作(業配),謝東霖與黃色書刊都認為「流量」是最現實的關鍵。

對於如何獲取商業合作(業配),謝東霖與黃色書刊都認為「流量」是最現實的關鍵。謝東霖表示,3年前《失控的設計師》在臉書爆紅後,粉專才真正發揮營利功能,「這是我至今接過最多業配的作品,也因為我想用它來做業配,所以沒有授權出去。」他以此接過保險套、枕頭、空氣清淨機與政令宣導等五花八門的業配。

謝東霖開設「T_PLACE」平台提供編劇教學課程,幫助更多人找到創作方向。(翻攝自tplace.htlart.com)

謝東霖認為,數位時代的漫畫家不能只當創作者,經營自媒體也很重要,「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出版社可以帶起作者的時代,大部分的出版社都期望作者自己帶有聲量。」

從《我在詐騙公司上班》到《殺手的戀愛相談》,謝東霖每天在粉專連載一篇四格漫畫,成功提高讀者黏著度。(翻攝自謝東霖臉書粉專)

黃色書刊則表示,是否經營自媒體要看人,「有些漫畫大獎得主不一定經營自媒體,但作品就是厲害、讓人感動,一樣能找到自己的路。」但黃色書刊不諱言,若有強大的自媒體就有更多收入管道,廠商也比較容易提出業配邀約。目前他的業配案穩定,平均每月也多了一份上班族的薪水。

從社群竄起、發展出獨有的獲利模式讓生活穩定後,謝東霖與黃色書刊也各有目標。謝東霖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成立漫畫公司,以漫威為理想,打造更多台灣漫畫IP;黃色書刊則希望持續發展《勇者系列》IP,期盼未來能發行遊戲、動畫作品。

黃色書刊(前排左三)的讀者相當死忠,也是他創作的最大動力。去年《勇者系列》台北簽書會,黃色書刊吸引大批讀者到場支持。(聯合數位文創提供)
畫出笑聲 謝東霖
  • 1986年出生於台北
  • 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
  • 臉書粉絲數: 12萬人
  • 代表作:《我在詐騙公司上班》《殺手的戀愛相談》《西遊面紙》《公主的詛咒》《入伍吧!魔法少女》《失控的設計師》等
暗諷人性 黃色書刊
  • 1988年出生於高雄
  • 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
  • 臉書粉絲數: 36萬人
  • 代表作:《人生系列》《哀傷浮游》《W》《勇者系列》等


更多鏡週刊報導
本來寫恐怖小說 太陽花學運開啟謝東霖喜劇潛能
色盲造就漫畫特色 謝東霖「藍白三部曲」走出個人風格
不告訴你答案 黃色書刊翻轉反派大魔王

關鍵字:鏡週刊謝東霖黃色書刊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