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漢自學老師傅 客製大搖達人公館快打成長史

「公館快打」黃仲農是台灣手工製作電玩搖桿的達人,10年來已做了上千支搖桿。

不論是小說、漫畫或遊戲,高手大多會擁有一把神兵利器。就像楊過擅使玄鐵重劍,絕世好劍只認步驚雲;阿薩斯也是因為拿到霜之哀傷,最終成為了 巫妖王。

電競選手就像是絕世高手,想克敵致勝也需要順手兵器。以格鬥遊戲來說,大搖桿是許多選手級玩家的首選,比起一般遊戲手把雖然體積較大、較重,但操作起來更加快速直覺;不少人會選用大品牌的產品,也有一些玩家會依照個人習慣量身定做。

這次專訪的主角黃仲農,現年49歲,是台灣首屈一指的客製大搖桿達人;包括兩度EVO《快打旋風》亞軍、台灣首位職業格鬥遊戲選手「GamerBee」向玉麟,以及2017年EVO《拳皇》世界冠軍「ET」林家弘,都使用他製作的搖桿征戰各大賽事。他在2009年嘗試組裝了第一支搖桿,之後越做越投入,至今已超過10年,在格鬥遊戲圈也有個響亮名號——「公館快打」。

圖、文/鏡週刊

雖以公館為名,但這次採訪黃仲農的地點不在公館,而是他位於新莊的工作室。為何叫公館快打?他說要追溯到大學時期,那個街機(Arcade Game)正流行的年代:「《快打旋風II》應該是在我大2(1991年)的時候出的,它是一個改變那個電動玩具生態的一個遊戲啊,我接觸以後是立刻就迷上了。」他就讀的台灣大學就位於台北公館,「那邊是有那個電玩店,我就是非常沉迷的在那邊玩了大概5、6年,一直從它最早的版本,就是8人版,到後來12人版、16人版,有大絕的版本,跟Super版這樣子,一直玩上來。」

「所以我的網路ID就取『公館快打』,其實在那邊迷這個遊戲的人也不少啦!如果照這個邏輯來講,可以叫公館快打的人應該也是很多;但是我算是玩得比較兇的,那時候水平也不算差。」憶起當年,那是坐在機台前等人投幣挑戰的日子;「淡江那邊的BBS站就還會寫說,來公館這邊打的時候,可以遇到一個在這邊玩的誰誰誰,就會有那邊學校的玩家也跑來找我打。」

「GamerBee」向玉麟(中)也是公館快打大搖的愛用者。(公館快打提供)
「ET」林家弘(右)用公館快打大搖已經有7、8年的時間。(公館快打提供)

想在家重溫街機手感 門外漢投入改裝研究

近20年來,隨著家用主機性能越來越強,過去流連於電玩店、以街機為賽場的格鬥遊戲玩家,漸漸多選擇在家中享受遊戲樂趣;黃仲農會從玩家變成搖桿製作達人,一開始也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

在XBox 360推出的時候,他想要在主機上玩《快打旋風》的15週年版合輯。「那時候在家用的時候,結果沒有自己的搖桿,我們去買那個市面上賣的搖桿;那時候的是很小一支,它的搖桿很小一支,那打起來很輕飄飄,就是一點都沒有在街機上玩的那種實在感。」

黃仲農回憶,當下真的都會玩到生氣,「我們都叫那個搖桿叫『大怒神』這樣, 因為它太輕了,你就會覺得沒有辦法發揮實力。」既然買不到滿意的搖桿,「就想說,弄一個自己喜歡的搖桿這樣子。」

由於一般市售搖桿大多是塑膠或壓克力材質,他想做一支採用金屬框體的搖桿,但不擅長電路,所以在網路社群上尋找也有搖桿改裝需求的同好。「找到一個朋友叫『昇龍裂破』,他說他會拆360的手把,可以幫我把那個線路接出來;然後我就設計好框體以後,把按鍵跟搖桿合上去。」他們就這樣自行摸索,還真的組出一台可以使用的土炮,「我們那個時候就說,叫『0號機』吧!」

0號機的成功,讓黃仲農跟「昇龍裂破」對改造、組裝搖桿燃起了一股熱情;他們持續調整框體的設計,「因為可能嫌那個位置跟街機不一樣,就想說我要做專業一點,就去找網路上的資料啊,看說怎麼樣的配置才是合理的,就越弄越多了。」

4號機的設計,在網路社群PO出後受到許多快打同好喜愛。(公館快打提供)
目前大搖桿的框體已經發展到5號機。黃仲農每週大概會接到10件左右的搖桿製作委託。

後來他們陸續改造出「1號機」「2號機」「3號機」,每支只做2、3支。到了「4號機」,不論是外觀造型,或是操控時的舒適度,都有比較高的完成度;於是他們將成品照片分享到網路論壇,「很多人看了就喜歡。」

黃仲農表示4號機一開始只做了5件,卻收到許多訊息,希望能夠購買他們製作的搖桿。「因為也都是玩《快打》的朋友嘛,所以就可以知道他們沒有好搖桿打的痛苦;就想說既然(有人)要,我們就多做幾把,那時候跟昇龍裂破大概就合作了2、30支這樣子。」

獸醫系畢業 興趣不合決定轉行

2009年自製出第一支搖桿後,黃仲農做出了樂趣,也開始接受委託、幫玩家客製大搖桿。問他10年多來做了多少支搖桿?「我是沒有特別去算啦,大概...上千吧!應該是有啦。」

不過在2017年之前,黃仲農都還是個上班族。問起過去所學,他的答案更令人意外:「我是台大獸醫系。」對於像是電路、框體設計這些做搖桿所需的知識,他原本也都一竅不通。

黃仲農是台大獸醫系畢業,曾當了半年獸醫,後來轉行當了17年的電子公司上班族,現在全心投入搖桿製作。

「我台大獸醫畢業後,當完兵,我有大概執業了半年多。」回憶短暫的獸醫生涯,他是與另一位同學合作開業,「當獸醫其實是要...他會綁在位置上,就是說,我們工作是整天要在醫院裡面。」「我不是喜歡整天在一個位置上的人。」

除了時間被綁死,他也無法從看診的工作中獲得滿足。「生物的部分我不會討厭,把狗狗醫好,或者是說手術動刀什麼,我是覺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比較喜歡做的事情,可能是像...創作欲的那部分吧!或者是說,我去理解以後,然後再去修正、改正。」

那時,黃仲農終於體認到自己或許更適合往工科發展。於是他決定轉換跑道、辭去獸醫一職,去參加電腦程式設計課程。而大學時他與電機研究所的學長同住,「他就問我要不要去他們公司上班,我就變成跑去電子公司上班,做了17年吧。」

蠟燭兩頭燒 毅然離開職場全心做搖桿

在電子公司上班期間,黃仲農對《快打旋風》的熱愛始終不減;在開始接單客製搖桿之外,「公館快打」也活躍在台灣格鬥遊戲社群「TWFighter」,結識不少知名快打玩家如「GamerBee」向玉麟、五股石油王、小寶、基隆東等。他與向玉麟還曾是室友,「所以我做這個東西(搖桿)的時候,其實也常問小向的意見,做一些改進的部分。」

近年TWFighter陸續舉辦了許多大型賽事,像是2015年開始、台灣最重要的格鬥遊戲賽事「鬪魂」(2019年改稱「鬪心」)。黃仲農大多會擔任賽事的工作人員,還曾出任總裁判。後來為了讓活動更加熱鬧,比賽開始邀請電玩周邊廠商來現場展出;黃仲農也會擺攤參展,展出他手工組裝的大搖桿。另外也有配合的零件廠商,開始邀約他到國外展出。

近年台灣的格鬥遊戲盛會中,都會看到公館快打大搖在現場展出。(公館快打提供)

隨著知名度漸增,客製搖桿的需求不斷增加,黃仲農開始思考,是否應該要結束上班族的生活、專心做搖桿?「一個上班族如果你要常常請假,或者是,有什麼活動不能跟,要上班時間不能配合,我覺得麻煩,公司也覺得我挺麻煩,怎麼老是請假?」

「後來我就想,好吧,兩個總要選一個嘛,上班做外快也是禁忌啦。」就在2017年秋天,他選擇離開電子公司的工作,「就是專心做(搖桿)這一塊了。」

委託者來自各行業 做搖桿才有機會相識

年近半百之際,黃仲農放棄上班族的穩定薪水,開始了有訂單才有收入的日子;問他會擔心嗎?「會啊,但是...做這個東西,其實還是興趣居多啦。」再問他現在收入能否支應生活?他沒正面回答,只強調:「生活是比較輕鬆自在一些啦!」

「我如果真的要賺錢,我做獸醫更賺啊!」一如20年前的轉職,現在的他,仍想順著本心走;「弄搖桿比較可以滿足的...就是我想要『解決問題』的那個部分。」「而且,這邊的朋友,這個圈子(格鬥遊戲社群)的人,一直以來都還挺支持我的。」

有些玩家對於搖桿會有特殊需求,黃仲農會先與委託者溝通、確認,再進行施作。

黃仲農還分享做搖桿後的另一個收穫,「就是我把這個事情做好,雖然它只是一個電玩的事情,但我就不斷會遇到各行各業最好的人。」

他舉例,「比如說林俊傑來找我做搖桿,假定好了,是有可能啊!」「但是我如果是在台積電裡頭的一個小職員,就算那時候的收入比我現在高很多,但我能接觸到林俊傑的機會,就是買演唱會(門票),去聽他唱歌啊。」

「就是你在這一行Top的時候,你會遇到其他行的Top來接觸你。」他認為這種機會跟經驗,是一般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較難獲得的。「你在很有名的公司裡面工作,也許可以賺很穩定而高額的薪水。」

「但是,其實你回想起來...這樣的人生還挺普通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手作搖桿達人3】第5代自信之作 原是獻給格鬥遊戲之神的禮物
【手作搖桿達人4】做過上千支搖桿 他絞盡腦汁滿足玩家異想
【手作搖桿達人5】老師傅的新挑戰:音樂遊戲大搖

關鍵字:鏡週刊公館快打黃仲農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