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鄉情怯憶母淚崩 電競女主播元老張立蓁專訪

2017年02月18日 00:02

點評:立蓁好久不見!

科技中心/綜合報導

※以下圖、文為《鳳梨不累 Online Play》電玩節目主持人Joeman專欄報導,未經同意請勿擅取。

第一次見到張立蓁是在六年多前的TeSL(台灣電子競技聯盟)辦公室,那時候她對電競雖然還很陌生,但認真跟同事討論的神情令我印象深刻,許多人總是希望工作越簡單越好,但她卻有各種想法想為轉播增添色彩,後來我倆也是主播台上的搭檔,那時我是賽評,她是主播,只要有她在的場次我總是特別放心,她總是能把節奏控好。

電競這條路看似風光但其實相當崎嶇,這個圈子裡的人來來去去,許多人剛來時總是神色飛揚、高談闊論,但幾個月後就因為各種原因默默消失,我們很多人都離開了,而當初的我卻怎樣也沒猜到,立蓁會是在這個圈子走到最後的人。從《星海爭霸2》到《穿越火線》、從台北到上海,路途看似遙遠,但她對電競的愛卻是不變的,這次就讓我們跟久違的老朋友立蓁一起聊聊吧!

Joeman:很開心今天能夠邀請立蓁來到我們節目!

其實坐在這個位置我非常地不習慣,平常都是我在拷問來賓,今天變成我被拷問,我都是在負責控場主持的部分,很少被這樣訪問過,現在很沒有安全感啊!通常這時候我就會接一段口播:「感謝本節目是由某某廠商、某某廠商以及某某廠商的贊助」

Joeman:哇,這一段台詞已經變成你的被動技能了!

沒錯,當你腦袋當機或者是耳mic聽到導播說有狀況時,這一段就又可拿出來救援。

Joeman:我一直很羨慕不用戴intercom(耳機)的人,因為不管在播比賽、新聞或者主持活動,播到一半導播跟你講話是一件很干擾的一件事

對,通常不會只有一個人在播報比賽,還會有一個搭檔,久了自然就有默契了,一個人負責撐場,另一個就負責專心聽導播到底有什麼要求或是發生什麼狀況,我通常就是那個負責機哩呱啦的那個人。

Joeman:這次回台灣的感覺如何?

恩…其實我回台北,就直接坐高鐵去台南了,上了高鐵就開始睡覺,應該是因為年節期間,很多小吃店都沒有開,所以非常遺憾啊!

Joeman:跟我們分享一下去年工作的節奏,會不會很忙?

跟大家介紹一下,我現在是負責穿越火線的解說,就是CF,它一年有兩個賽季,今年是3月~6月和8月~11月,那中間還會有次級聯賽、國際邀請賽、國際總決賽,可以說一整年365天賽事都沒有間斷,偶而會去支援一下騰訊旗下其他的射擊遊戲競賽,雖說住在上海,但一個月起碼有10天以上人都不在家,覺得房租繳的很心酸吶!常常會往其他城市跑,甚至會出國,像我1月就飛去亞特蘭大,在睡睡醒醒之間就這麼到了,一下飛機又直奔會場做彩排準備,結束了就回飯店繼續休息、調一下時差,隔天又往賽場去正式上場,緊接著跑下一個行程、飛下一班飛機…這樣下來真得沒有跟城市實體接觸的體會,雖然到過很多地方,但完全沒有吃過當地的美食,也沒有去瀏覽任何的名勝古蹟,像我去年到成都大概四、五次,完全沒有吃過火鍋;每天醒來躺在床上,都會有一種自己到底身處於何處、是在家、還是在其他地方的困惑產生。

▲大陸各地的轉播工作讓立蓁一年中大量的時間都在出差。

Joeman:如此緊湊忙碌的工作行程,覺得如何?充實嗎?

我其實是一個喜歡跑來跑去、愛工作的人,雖然嘴巴上會抱怨,但大體上還算充實,舉個例吧,如果你讓我放假在家裡,大概到第三天我就會受不了了,隨便讓我做什麼都好!掃地也可以!拜託讓我去上班吧!真的是一個閒不下來的人。

Joeman:你在上海工作會講台語嗎?

很少,雖然有少數的福建省選手,但他們還是分的很細,閩北、閩中、閩南,那閩北的人都完全不知道我在說什麼,要閩南的會比較聽的懂,但還是會有一些小地方上的差距,也會有聽不懂的時候。

Joeman:是如何開始接觸現在這個工作的?什麼樣的契機與穿越火線結緣?

其實我上海公司的大老闆、二老闆都是熱衷《星海爭霸》的老男孩,當初他們也是因為看了我星海的解說才找我過去的,所以我剛到那邊的時候「欸?所以我要播星海嗎?我們公司也有星海的比賽?」「沒有,你要播的是穿越火線」,其實射擊遊戲也蠻適合我的啦,我的個性比較男生,喜歡快節奏,那這種遊戲長則兩分半左右,快的話30秒就能完事,很開心!



▲槍戰比賽的快節奏風格也很合立蓁的胃口。

Joeman:在轉播的時候有發生過什麼有趣或印象深刻的事嗎?

就我跟你一起播的TeSL的《星海爭霸2》國際總決賽阿!背板塌啦!那次就是講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背後一陣涼,好像不太對,那個時候我記得你想跑,我還抓著你,我那時候以為只是那種薄木板,後來才發現是很重、上面有燈的那種兩層樓高的背板,倒下來大概就差我們兩個的後腦勺不到30公分的距離吧,大概過了幾個小時我才想到我們有保保險嗎?

▲我跟立蓁多年前也是一起轉播電競賽事的搭檔。

Joeman:我那時候就想立蓁是在鎮定什麼?為什麼都不緊張?

不過這個驚險的畫面應該只有在現場的觀眾會看到,那時候背板還沒完全倒下來的時候導播就把畫面切掉了。在大陸的話有一次是去其他城市做戶外的播報,記得我們還有特別看了一下天氣預報確定當天不會太熱,結果到了會場,艷陽高照,我跟我的搭檔汗如雨下,後來導播就幫我們買了一大堆的冰棒!當訊號一轉換到遊戲畫面,我們兩個就狂吃冰棒,他們很專業耶!把所有口味都買齊了!就連甜筒那種的也是,滿桌子的冰棒攤在眼前,就一直吃!

另外去年我還參與了一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活動,解說真人版的貓抓老鼠,這是一個主辦方找了16個選手抽籤決定攻守的遊戲,選手們都戴著一台GOPRO在胸前,一人還有一名PD跟著,我就做在棚內,看著螢幕做了整整10天的轉播跟解說,每天大概三個小時,真的很有趣。

Joeman:聽起來福利還不錯,身材會不會受到影響?

所以我現在都有在定期的運動,調節自己的身體狀態,我自己的喉嚨只要一感冒就會鎖起來,這方面是我必須注意的,原本只是自己去健身房跑跑步,後來覺得似乎不是這麼的有效率所有現在有跟著健身教練在學。

▲立蓁忙碌之餘還是會上健身房保持身材。

Joeman:大陸那邊的電競解說待遇如何?

我覺得大陸那邊的待遇範圍是很廣的,而我的路線也跟其他解說不太一樣,自己本身在台灣這邊就是主播、主持出身,所以我現在偶而還是會接這類型的工作,對我來說一個工作接與不接的點在於成就感的有無以及是否具有挑戰性,坦白說如果我所追求的是薪資待遇,我就不可能走電競主播這條路。

在台灣這邊大概直到2015年以前,薪資水準都是在一個消磨熱情與夢想的價格,當時我平日一到五都必須要去接一些記者會、頒獎典禮、發表會的活動,才能夠支撐我的生活,讓我能在每個假日到電競館繼續我在電競這塊的發展,就連治裝的費用也都是要自己準備的。

大陸那邊的話,如果整個電競產業的一條龍你都有參與到,包含直播、淘寶店等等,你的收入都會非常的可觀,大陸那邊的解說的薪資構成裡面,直播跟淘寶店在佔比上大於它們解說的固定薪資太多太多,但我本身因為太喜歡出差了,再加上自己所偏好的是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互動,直播跟淘寶店這兩個部分一直都沒有時間用心經營,反而是經常跟一些紀錄片的製作,而且是那種只有選手的心路歷程、聲音會播出,主持、提問者完全沒有出鏡的那一個類型,我覺得不管是什麼遊戲、運動,都會有一個屬於選手自己的黃金時期,而當這個黃金時期快要結束的時候所產生的糾葛掙扎,他們是如何自處與面對的,我非常喜歡這種類型的工作,我想要讓大家知道賽場上除了輸跟贏,每個選手都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老實說我非常感謝我的經紀人,他都很支持我,讓我去嘗試對於他來說相對非主流的一些事情。

▲立蓁在大陸的電競圈也擁有相當高的評價。

Joeman:今年的發展重心是怎麼樣的呢?未來有什麼新的發展計畫?

其實最近生活多了一個翻譯的板塊,因為從本賽季開始我們加入了11名的外籍選手包含了美國、德國…等,那當過主持的人就會知道,任何一個節目只要帶入了翻譯,整段節目就會變的非常冗長難看,節奏會完全跑掉,雖然也是有讓翻譯在後台透過耳機直接提供口譯的解決方式,但對我來說,還是想要去挑戰這個部份,關於這點我就非常佩服長毛,他是台大外文系的,能夠在那種大場面上流利的切換中英文甚至法文,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夠將這樣的自己呈現在大家面前。

Joeman:現在很多年輕人也非常嚮往在電競圈發展,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呢?

如果要去對岸奮鬥,首先需要克服的就是冬天會超乎你想像的冷,身體必須要很健康,像上海前幾天就有到零下4度,必須把身體鍛鍊好這真的非常重要,另外一點就是抗壓性。

以我自己來說,雖然在台灣這邊從2010年開始就在《星海爭霸2》這塊經營、主持,但我到了對岸也不是就這樣子空降到職業聯賽去做解說,公司一開始也是從給我一個機會開始,讓我從次級聯賽開始,站在導播身後見習,經過考試、測驗,層層的主管鑑定後才終於到次級聯賽正是的開始講評轉播,播了一個賽季之後,做完評估、觀眾的反應也OK之後,才終於踏上職業聯賽的舞台,我覺得這樣按部就班的流程非常好,這樣對於原來就待在這個崗位上工作的同仁以及觀眾來說都是一種尊重,而不是隨便空降一個人來,隨隨便便的就讓他上去試,這樣很不公平。

不要期待自己身為一個台灣人到對岸發展,就會有好的位置在等你,不管在哪邊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到對岸發展不僅僅沒有Buff,甚至還有Debuff的效果,大陸那邊本來就有不少人對於台港澳腔非常不適應,覺得不好聽。

▲雖然在台灣已經是第一把交椅,但立蓁還是花了許多努力才能在上海主持職業聯賽

Joeman:你認為一名職業電競解說需要提升哪些能力?你在這方面做過哪些努力?

我自己有一個天生優勢就是短期記憶力很好,我在台上沒有在看小卡的,只要贊助商不超過十個,我就一定都能夠記的住,但我本身有一個問題,我也曾經跟展元大哥討教過,在這邊也分享給大家,身為一個控場、賽評,把話說好、字說清楚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關於捲舌音還有ㄗㄘㄙ這幾個發音就顯得格外重要了,關於這部分展元哥分享給我除了盡力把捲舌音發清楚之外,可以去加強ㄗㄘㄙ這些沒有捲舌的字,去做一個比較大的落差,我自己覺得這個方法很有用,至少我自己聽起來已經在還能夠接受的範圍內了,把這個小撇步推薦給大家。

※真心話時間(徐展元、記得、長毛)

▲看到徐展元的真心話後,立蓁忍不住淚灑攝影棚。

Joeman:看到這三位,有嚇到嗎還是覺得很親切?展元應該很久沒遇到了吧?

展元哥之前在臉書上還寫了一封信給我,是2015年的事了,我到現在都一直不敢開也沒有回,但我大概知道他想跟我說甚麼,大家都知道我臉書已經很少在更新,幾近於荒廢的狀態,其實是源自於我的母親於2015年1月底過世的這件事,從我到上海之後,我媽媽給我的訊息就是一直在出去玩,我也不疑有他,但其實那個時期開始我媽已經在住院了,她不想讓我擔心才這樣跟我說的,直到我知道的時候,就已經過世了,對我來說非常的突然,也沒有見到最後一面,當時我才剛離開台灣兩個多月,我剛站上職業聯賽的舞台沒幾天就接到這個消息,也因此我完全不想看關於台北的東西或任何事情,這會讓我一直想到我的媽媽,而展元哥的那封信應該就是在安慰我,但我還是沒有勇氣去打開它。

但今年我已經比較好了,沒有像過去這麼怕、抗拒台灣的事情,這跟我同父異母的姊姊也有關係,我們是在長大後才相認的,姊姊在我心目中是一個能幹的偶像,我從側面瞭解到她小時候也是苦過來的,我父親從我小的時候就非常重男輕女,父母也常常在打架,不是吵架是打架,所以我對於共組家庭這件事情也看得很淡,而小時候非常厭惡父母的某些邏輯思維,在長大後竟然不知不覺得出現在自己身上,隨著這樣的情形在自己身上的出現,就越懷疑自己是否能夠勝任一家之母的這個角色,反觀我姐,她卻能夠把自己的家庭、工作都照顧得非常好,看起來完全沒有這種困擾,是一個能夠放膽去愛、很喜歡照顧別人的一個完美媽媽,所以就某方面來說我是非常崇拜她的,她真的很了不起。

我還記得姐姐有做過讓我感動的一件事,她有一陣子很喜歡看樣品屋,有一次就帶著她的兩個孩子還有姊夫跟我一起去看房子,後來姐就跑來我旁邊跟我說,她其實不是喜歡看房子,而是喜歡帶人看房子,她覺得大部分的人終其一生都是想要成家立業、有自己的房子,那這是許多人之所以努力工作的一個動力,所以她希望每個人都能在樣品屋裡面看到人生的藍圖、願景,可是當時聽完這番話後,我只是「喔」了一聲,繼續跟旁邊的兩個孩子打鬧玩耍,後來回去想想,她是帶我去看的,自己真的很幼稚,不過現在至少在台灣,在心理上有個依靠了。

Joeman:給粉絲的話?

真的很感動,在自己還很青澀、某些能力都還不是這麼足夠的情況下就開始支持我直到現在,每次打開網頁都很害怕會看到很多批評,但卻總會看到許許多多的粉絲給予我鼓勵與支持,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所以我覺得我對大家是有責任的,我希望能讓大家覺得自己對於所欣賞所喜歡的人的這份情感與信任是值得的,也很抱歉花了這麼長的時間都還沒有克服對於台北的不安,現在每次回到台北都還是會想起許多事,期待能夠盡快的自在的走在台北街頭並與大家見面!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宮崎駿復出作難產?同業揭露原因

《GUNDAM VERSUS》6月開..

IEM《英雄聯盟》賽事將停辦

《異塵餘生4》週末開放免費試玩

快訊/《魔物獵人XX》確定登NS

不用等修法就能在《RO》同性結婚

來得及?《FF7》重置版大徵員工

《寶可夢GO》作弊帳號不能抓寶

《英雄聯盟》校際盃決賽即將展開

暢玩XBOX遊戲吃到飽服務6月登場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