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LMS眾將笑談LOL全明星賽 Bebe:收穫最大的是體重

點評:大家這次開心多了!

記者周之鼎/洛杉磯報導

在第三日的明星賽結束後,台灣媒體們也訪問了這次長途跋涉到美國的六位LMS全明星,有別於一般大賽時的肅殺氣氛,加上打贏IWC沒有落的全敗,這次台灣選手們倒是非常開心,而且訪問中途也不時的彼此吐槽,不說也許外人還看不出是來自於四個戰隊不同的成員。

首先被問到對於打贏IWC的感想,西門表示:「這是第一次在比賽中打出五連殺,所以非常開心,這次對IWC是終於放開來打了…前兩天真的輸的有點慘」。Karsa則說:「輕鬆玩就贏了」。Ziv則直接對西門喊話「你什麼時候才要玩露璐?每次搶到結果都還是得要我玩」。Olleh則說,終於贏了,所以感覺還不錯,BEBE則覺得自己還沒做到什麼事就贏了。Ziv也補充,在打之前其實沒討論什麼東西,所以上場後都是平常心在打。

談到趣味競賽,西門首先說:「能和Faker、比爾森、Meteos同一隊這好像是作夢才會發生的事,還有終於可以玩到飛斯了,很開心」。眾人忙在旁邊吐槽說:「你怎麼不說Olleh?」。Olleh則說:「在開賽前已經有跟 Faker 用韓文溝通,對這個感到滿開心的,當西門選到飛斯時我很興奮,因為覺得贏定了,很高興這次能在明星賽能和很多很棒的選手一起比賽,希望以後還有這樣的機會。」而參與鏡像的Karsa則說:「我本來提議大家用貪啃奇,最後我的提案被駁回了…滿失望的,我不敢說服韓國隊,他們霸氣外露」。Ziv則說:「原本是韓國的隊友說要玩伊澤瑞爾,然後對面的就問說要不要一起玩機器人。不過玩得好累喔,大家Skin都一樣,都不知道誰是誰了。」參與射手模式的Bebe則說:「Uzi擺明就是一直想要殺爆我(笑),還有然後 Aphromoo 聲音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聲音好柔唷!比杰哥還柔」。

再來被問到1v1 模式,雖然LMS眾將第一輪就吞敗,Bebe首先說:「一開始Kuro他有問我說,你覺得提摩這角色怎麼樣?然後就把我的提摩 Ban 掉了。打一打覺得自己好像太衝了,若打到後面應該可以贏。」Olleh則說,事後看起來好像應該選努努,選了魔甘娜開打之後才發現帶錯符文了,因為我帶到攻速符文,但我用魔甘娜應該要帶穿透符文才對,所以我就一直普攻他,不過距離還是有點影響,如果我帶對符文的話,我覺得我有機會贏。

Ziv則說:「開打之前,KaSing 一直跟我說要怎麼玩,他不會玩,他覺得他可能會輸,結果選擇路西恩一臉很會一樣,然後我不小心扛到塔就輸了。」西門則說:「我沒跟 Lex 講話。但我用自身的經驗告訴你們鏡爪很 OP,我是歷史的先驅!讓你們學習經驗,如果我是最後一個上場…我可能會贏!」Karsa則說:「我的對手是中國的 Clearlove,所以我故意用中國的腔調跟他聊天。其實我不太想要當種子,因為一轉頭看到隊友就全輸光了,覺得不跟上他們好像不行…」。然後談到PK賽誰最有冠軍相?西門則爆料在刺客模式時,Bjergsen在選角時問Faker,Pray單挑強不強?Faker則說他單挑都輸給Pray,所以應該是Pray最具有冠軍相。

對於最後一日將上場的雙人模式,Ziv說還沒跟西門討論要怎麼玩,不過感覺這個模式就會讓選手看起來玩得很像「銅學。」不過Ziv最關心的倒是兩人是不是坐同一張椅子。另外Ziv也說,今年碰到Huni很多次,但可以感受的到他這次有非常大的進步。Bebe則自嘲自己是最「廢」的選手。

▲「基」情四射的LMS明星隊?(圖/記者周之鼎攝)

最後談到來明星賽有獲得些什麼,Karsa說:「保持愉快的心情和世界各國的選手交流。」西門則說:「收穫應該是知道以後單挑賽一定要玩遠程ADC,不要玩法師。」Ziv則說:「平常大家是不同隊的人這次第一次聚在一起,就會聊一些各隊的有的沒的小秘密,不過這不好說出來!(笑)」Olleh則說:「我在這遇到 Rookie ,他跟我一樣都來自 KT,我發現他的中文說得很好。而Huni 英文也講得很好,他們兩位讓我產生了熱情,覺得我應該也要把中英文都學好才行」。Dinter則說:「我跟Ziv一樣,甚至還有偷學到一些其他隊的溝通方式,還有在這我不用上場,因此單排的時候遇到很多職業選手,我也有跟他們成為朋友,相信以後會有更多交流的機會。」最後Bebe說:「我想我的體重獲益良多,在這裡很常吃零食、泡麵和喝可樂」。

關鍵字:英雄聯盟明星賽LMS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