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獸醫系高材生捨高薪做上千支搖桿 「林俊傑理論」接觸 TOP

黃仲農是台大獸醫系畢業,曾當了半年獸醫,後來轉行當了17年的電子公司上班族,現在全心投入搖桿製作。

圖、文/鏡週刊

 2009 年自製出第一支搖桿後,「公館快打」黃仲農做出了樂趣,也開始接受委託、幫玩家客製大搖桿。問他 10 年多來做了多少支搖桿?「我是沒有特別去算啦,大概...上千吧!應該是有啦。」

不過他在 2017 年之前都還是個上班族,只能在閒暇時間做搖桿;甚至更早之前,他還短暫擁有一個特別的身份「獸醫師」。

問起過去所學,黃仲農的答案令人意外:「我是台大獸醫系。」對於像是電路、框體設計這些做搖桿所需的知識,他原本也都一竅不通。

「我台大獸醫畢業後,當完兵,我有大概執業了半年多。」回憶短暫的獸醫生涯,他是與另一位同學合作開業,「當獸醫其實是要...他會綁在位置上,就是說,我們工作是整天要在醫院裡面。」「我不是喜歡整天在一個位置上的人。」

除了時間被綁死,他也無法從看診的工作中獲得滿足。「生物的部分我不會討厭,把狗狗醫好,或者是說手術動刀什麼,我是覺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比較喜歡做的事情,可能是像...創作欲的那部分吧!或者是說,我去理解以後,然後再去修正、改正。」

那時,黃仲農終於體認到自己或許更適合往工科發展。於是他決定轉換跑道、辭去獸醫一職,去參加電腦程式設計課程。而大學時他與電機研究所的學長同住,「他就問我要不要去他們公司上班,我就變成跑去電子公司上班,做了17年吧。」

蠟燭兩頭燒 毅然離開職場全心做搖桿

在電子公司上班期間,黃仲農對《快打旋風》的熱愛始終不減;在開始接單客製搖桿之外,「公館快打」也活躍在台灣格鬥遊戲社群「TWFighter」,結識不少知名快打玩家如「GamerBee」向玉麟、五股石油王、小寶、基隆東等。他與向玉麟還曾是室友,「所以我做這個東西(搖桿)的時候,其實也常問小向的意見,做一些改進的部分。」

近年 TWFighter 陸續舉辦了許多大型賽事,像是 2015 年開始、台灣最重要的格鬥遊戲賽事「鬪魂」( 2019 年改稱「鬪心」)。黃仲農大多會擔任賽事的工作人員,還曾出任總裁判。後來為了讓活動更加熱鬧,比賽開始邀請電玩周邊廠商來現場展出;黃仲農也會擺攤參展,展出他手工組裝的大搖桿。另外也有配合的零件廠商,開始邀約他到國外展出。

近年台灣的格鬥遊戲盛會中,都會看到公館快打大搖在現場展出。(公館快打提供)

隨著知名度漸增,客製搖桿的需求不斷增加,黃仲農開始思考,是否應該要結束上班族的生活、專心做搖桿?「一個上班族如果你要常常請假,或者是,有什麼活動不能跟,要上班時間不能配合,我覺得麻煩,公司也覺得我挺麻煩,怎麼老是請假?」

「後來我就想,好吧,兩個總要選一個嘛,上班做外快也是禁忌啦。」就在2017年秋天,他選擇離開電子公司的工作,「就是專心做(搖桿)這一塊了。」

委託者來自各行業 做搖桿才有機會相識

年近半百之際,黃仲農放棄上班族的穩定薪水,開始了有訂單才有收入的日子;問他會擔心嗎?「會啊,但是...做這個東西,其實還是興趣居多啦。」再問他現在收入能否支應生活?他沒正面回答,只強調:「生活是比較輕鬆自在一些啦!」

黃仲農覺得現在的生活很自在,也可以遇見來自不同領域的委託者。

「我如果真的要賺錢,我做獸醫更賺啊!」一如20年前的轉職,現在的他,仍想順著本心走;「弄搖桿比較可以滿足的...就是我想要『解決問題』的那個部分。」「而且,這邊的朋友,這個圈子(格鬥遊戲社群)的人,一直以來都還挺支持我的。」

黃仲農還分享做搖桿後的另一個收穫,「就是我把這個事情做好,雖然它只是一個電玩的事情,但我就不斷會遇到各行各業最好的人。」

他舉例,「比如說林俊傑來找我做搖桿,假定好了,是有可能啊!」「但是我如果是在台積電裡頭的一個小職員,就算那時候的收入比我現在高很多,但我能接觸到林俊傑的機會,就是買演唱會(門票),去聽他唱歌啊。」

「就是你在這一行 Top 的時候,你會遇到其他行的 Top 來接觸你。」他認為這種機會跟經驗,是一般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較難獲得的。「你在很有名的公司裡面工作,也許可以賺很穩定而高額的薪水。」

「但是,其實你回想起來...這樣的人生還挺普通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手作搖桿達人3】第5代自信之作 原是獻給格鬥遊戲之神的禮物
【手作搖桿達人4】做過上千支搖桿 他絞盡腦汁滿足玩家異想
【手作搖桿達人5】老師傅的新挑戰:音樂遊戲大搖

關鍵字:鏡週刊公館快打黃仲農客製大搖桿台大獸醫林俊傑大搖桿GamerBee向玉麟五股石油王小寶基隆東電競.遊戲格鬥

讀者迴響